女生學校操場產子 這事情也太讓人揪心了

2017-11-03 16:00 來源:互聯網

每個孩子都是父母的心頭肉,尤其是在學校里的學生,一舉一動都牽動著父母親人的心。而昨天中午,在渭南市蒲城縣一所學校內發生了令人揪心的一幕。

16歲女生午休時操場產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發覺

知情者:“蒲城縣職教中心高二的學生。”

記者:“多大?”

知情者:“十五歲還是十六歲,她在操場后面一個小巷道里生了一個小孩,滿地都是血。”

從知情人提供的視頻照片中可以看到,校園內一個小巷道里地面有大量血跡,還有一些女性衣物,知情人說,當事女學生生產時選擇的地點比較隱蔽,但環境惡劣。但即便是這樣,這起“校內產子”事件還是迅速發酵。

蒲城縣職教中心在校生:“就是在操場生的娃么。”

蒲城縣職教中心在校生:“是一個高二的女生。”

【婦產科醫生:足月生產 母子平安】

雖然發生了不該發生的事,但看到血泊當中的女生,學校還是緊急撥打了120,將人送到了就近的醫院,《都市快報》全媒體記者在醫院了解到,萬幸母子二人都平安。

蒲城縣醫院婦產科醫生:“大人和孩子都平安,孩子是足月出生,大人有一些貧血癥狀。”

記者:“產婦多大?”

蒲城縣醫院婦產科醫生:“16歲。”

未婚先育、在校產子。這無論對于未成年的當事女學生還是她的親屬而言,都將承受沉重的壓力和負擔。那么一個足月生產的未成年少女在長期的學校家庭生活中,父母和學校就沒有發現嗎?隨后,《都市快報》全媒體記者找到了涉事學校的相關校領導。

16歲女生午休時操場產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發覺

 

16歲女生午休時操場產子 校方:女生身材矮胖未發覺

【學校副校長:女生身材矮胖 老師未發覺】

蒲城縣職教中心副校長李軍鋒:“這個學生個子低,又胖。”

記者:“就是說你們沒有看出來?”

蒲城縣職教中心副校長李軍鋒:“你看你也看不出來,我又不是婦產科醫生,能一眼看出哪個學生懷孕了。”

李副校長說,全校一千七百多個學生,老師不可能都兼顧到,而且這名當事女生平時成績優異,也很聽話,雖然一周五天都住校,但老師們根本沒想到這種事會發生在她身上。

蒲城縣職教中心副校長李軍鋒:“這女孩是跟一個社會青年交往,我們班主任發現了,還通知過學生家長,但是還是沒有引起學生家長的注意。”

發后,該校已經準備著手給全校學生們再次加強青春期教育講座,同時給女生們做一次全面體檢。

下一頁: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 自剪臍帶

“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農夫不會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長成種粒……單身漢不會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這是20歲女大學生潔潔在小說《穆斯林的葬禮》扉頁上寫下的話語,而她現在卻躺在冰冷的太平間,用悲劇結束了她曾追求的愛情。

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自剪臍帶

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自剪臍帶

產子20天后病危

母親才知女兒已懷孕
“事發前幾天我們還微信視頻聊天,沒想到再見時她已經不在了……”20日,楊鳳梅哭著說,沒想到女兒會出這么大的事,現在還留下了嗷嗷待哺的兒子。
48歲的楊鳳梅是榆林子洲縣人,有兩個女兒,大女兒已經出嫁;小女兒潔潔在2014年9月被陜西航空職業技術學院會計專業錄取,現在已經是名上大二的在校學生。
2016年2月,潔潔被學校安排到陜西航空技師學院實習。而在6月3日清晨6時許,她突然接到女兒男友打來的電話稱,潔潔因在學校產子后發病,已被送到了醫院搶救。
楊鳳梅說,當天她就從老家坐車趕往漢中,沒想到走到半路上,再次接到女兒男友打來的電話稱,潔潔因病重被轉院到省人民醫院。“我趕到醫院時,女兒已經昏迷了,隨后醫生就宣布死亡了。”楊鳳梅說,她之前只知道女兒和榆林佳縣一個小伙子談戀愛,沒想到竟然發生這樣的事。
“此前我一點都不知道,”楊鳳梅說,她知道女兒談戀愛后,就曾表示過反對,潔潔也答應不再來往。如今女兒懷孕,又產下一名男嬰,對她來說,都是非常震驚的消息。
“6月1日,女兒還和我微信視頻呢,視頻時,她來回轉著身體,問我她胖了沒有?”楊鳳梅說,而春節女兒回家時,她并沒有發現異常,現在回想那時女兒應該已懷孕六七個月。而事后她才知道,女兒早在5月17日就已經產下了一名男嬰,而生產的地點竟是在實習的學校宿舍。

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自剪臍帶

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自剪臍帶

女學生宿舍產子20天后身亡:閨蜜接生自剪臍帶

宿舍內足月產子
閨蜜給接生

楊鳳梅說,通過女兒男友賀小峰的講述她才知道,去年秋天,潔潔就已經懷孕,但當時留不留下這個孩子,兩人為此發生了爭執,隨后分手。
24歲的賀小峰說,他和潔潔是兩年前在一次同學聚會上認識的,他和潔潔的小學同學一起打工,經過這位小學同學他認識了潔潔,并談起了戀愛。隨后,他還曾來到漢中打工。
“她家人不同意,我就說去醫院打掉孩子,她開始同意藥物終止妊娠,后來沒說到一塊,她就不理我了”,賀小峰回憶說,期間,他還通過潔潔的閨蜜詢問其懷孕的情況,得到的答復是,孩子已經被打掉了。
然而5月17日上午,他卻突然接到潔潔閨蜜的電話,說潔潔下身出血,情況不好。賀小峰趕到潔潔就讀的學校,但上不了女生公寓樓,只好在樓底下等著。上午11時許,他被告知,潔潔生了一名6斤4兩重的男嬰,算了算時間,是足月生產。
而潔潔的舅舅楊先生說,通過學校通報的情況,5月17日上午10時左右,潔潔在所實習的學校——陜西航空技師學院女生宿舍樓內生產,而她的閨蜜兼舍友小徐為潔潔接生,并聯系了潔潔的男朋友,卻沒有告知學校。隨后,潔潔和男友抱著剛出生的孩子住進了賓館,在賓館住了三天后又住進了男友在學校附近租的民房里。
詢問產子的經過,潔潔的閨蜜說,開始發現潔潔在廁所里蹲著,下身流血了,這時,潔潔才說可能自己要生了。當日上午,在大學宿舍里,在閨蜜的幫助下,潔潔完成了生產過程。

上午生產下午還上課

生產當天未請假
生產后賀小峰帶潔潔去醫院,經過檢查,嬰兒一切正常。但潔潔沒有像其他產婦一樣坐月子,下午還回到學校繼續上課。
賀小峰說,6月2日上午,在租住房里,潔潔將自己反鎖在衛生間里,一個多小時都不開門,他破開門之后發現潔潔已經昏迷,并出現渾身發軟、冰冷等狀況,還伴有發燒、抽搐等癥狀,他當即將其送往醫院。
眼看再也瞞不住,6月3日清晨6時許,賀小峰才打電話通知了雙方父母,告知了女友產子并發病的情況。潔潔先是被送往了漢中3201醫院,由于病情危重,4日凌晨又被轉院到了省人民醫院。而楊鳳梅說,當她在醫院門口見到了女兒時,女兒已經陷入昏迷,眼睛都沒睜開。而陪同潔潔的舍友兼閨蜜小徐,將潔潔生產的過程給她敘述了一遍。5日下午,小徐就被學校叫了回去,再也聯系不上。
隨后,醫生對潔潔進行了搶救,但在5日上午8時許,醫院告知賀小峰,潔潔因搶救無效死亡。醫院出示的死亡證明上顯示,死亡原因是蛛網膜下腔出血。
20日,潔潔的班主任張老師回憶說,潔潔生產是5月17日上午10時許,當天他們有消防演練,按照要求,潔潔也要參加,但他并未接到潔潔的請假信息,也沒有尋找。對于潔潔缺勤為何沒有尋找,張老師閉口不言。
潔潔的媽媽楊鳳梅說,懷孕的人身體肯定會發生變化,而女兒生產前一直在學校住,而且每天都上課,難道學校老師都沒發現嗎?對此,班主任張老師說,他們確實并不知情,也沒有發現潔潔的變化。
潔潔的舅舅楊先生說,根據潔潔閨蜜講述,生產后,潔潔仍然去學校上課,但卻吃不下、喝不下。“營養不良,還有天天上課,身體咋能受得了?”楊先生說。

超市買來剪刀剪斷臍帶

產后未到醫院進一步治療
20日,潔潔的家屬提供了她在漢中3201醫院轉院前的病歷。根據病歷顯示,潔潔入院前一天無明顯誘因出現頭痛、精神差、嗜睡、言語少等癥狀;頭部不適加重,不言語、四肢乏力、手腳發涼、無法站立及行走。病歷中同時顯示,后患者病情逐漸加重,牙關緊閉,呼吸困難,追問病史,18天前剛在家(學校宿舍)順產一子,處產乳期,且整個產程在家完成,臍帶是用自己在超市買的一把剪刀處理的,產后未到醫院進一步治療,未注射破傷風抗毒素。
診斷考慮:蛛網膜下腔出血;靜脈性腦梗死;中樞神經系統感染;繼發性癲癇;中樞性呼吸衰竭;破傷風;中度貧血;雙側卵巢囊腫。目前,患者呈深昏迷狀態,雙瞳孔光反應消失,自主呼吸消失,呼吸機輔助呼吸。家屬要求出院,轉上級醫院治療,反復向患者家屬交代現患者病情危重,生命體征不平穩,轉院途中隨時可能心跳停止死亡,其家屬仍堅持要求自動出院。
而省人民醫院一位醫生說,蛛網膜下腔出血是多種病因所致腦底部或腦及脊髓表面血管破裂的急性出血性腦血管病,血液直接流入蛛網膜下腔,又稱為原發性蛛網膜下腔出血多驟發或急起,臨床還可見腦室出血,硬膜外或硬膜下血管破裂等原因引起的血液穿破腦組織流入蛛網膜下腔病例,稱之為繼發性蛛網膜下腔出血。
6月4日凌晨1時許,潔潔被轉入了省人民醫院,經過兩天治療,因搶救無效,于6日上午8時27分被宣告死亡。

校方稱“沒責任”
建議家長打官司

20日上午,潔潔的媽媽楊鳳梅仍躺在賓館的床上以淚洗面,床頭柜上還擺放著潔潔的遺像。照片中潔潔一頭烏黑的披肩發,清純的面龐透著青澀,而她此時卻躺在醫院的太平間里。
楊鳳梅說,為了弄明白女兒出事前后在學校的情況,她便趕到了漢中,被學校安排在了賓館。“生的孩子還在西安,賀小峰和他爸在照顧,也住在賓館。”楊鳳梅說,賀小峰在西安黃雁村附近租住在一間招待所,隨后他父親從陜北老家趕過來照看孫子。
而事發后,潔潔所就讀的陜西航空職業技術學院以及實習的陜西航空技師學院相關領導也多次和潔潔家屬進行了協商,希望能和家屬達成一致。“她已經是成年人了,出了這樣的事誰都不愿意看到,但和我們學校沒啥關系。”
陜西航空職業技術學院和陜西航空技師學院的相關負責人都表達了同一觀點:雖然學校沒有責任,但出于人道主義,可以適當對家屬進行補償。這兩所學校的相關負責人說,他們所謂的“補償”就是退還一部分學費,再給家屬一些喪葬費,總計三萬多元。而這卻被潔潔的家屬回絕:“懷孕這么長時間,而且天天在學校上課,難道學校老師沒發現?”對此,校方表示建議家長打官司。
對于學校是否應該承擔責任的問題?陜西漢泰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建峰說,潔潔作為成年人,應該具備一定的常識,出現這樣的悲劇,她本人應承擔主要責任;但學校在管理上存在明顯漏洞,并沒有盡到相關義務,應該負有次要責任。
20日下午,潔潔媽媽和舅舅被允許進入潔潔生前所實習的陜西航空技師學院,取回她的遺物。一進學校,楊鳳梅想到女兒便不停地哭泣,一聲聲呼喚著女兒的名字。
在潔潔生前所住的宿舍樓一樓,潔潔的書本、衣服和洗漱用品都已被整理打包放在了門衛室。潔潔的班主任張老師說,事發后,兩個宿舍的學生幫忙整理了潔潔的遺物,并將宿舍進行了打掃。
在一本小說《穆斯林的葬禮》扉頁上,潔潔寫下了這樣一段話:“這世上的一切都借希望而完成,農夫不會播下一粒玉米,如果他不曾希望它長成種粒……單身漢不會娶妻,如果他不曾希望有孩子……”小說《穆斯林的葬禮》講述了一個穆斯林家族60年間的興衰,三代人命運的沉浮,兩個發生在不同時代、有著不同內容卻又交錯扭結的愛情悲劇。而潔潔,也是用悲劇終結了她曾追求的愛情。

寫在后面的話:
女大學生宿舍產子尷尬了誰?

宿舍產子,閨蜜接生,產后還若無其事地照常上課。這樣的事情聽起來匪夷所思,但它卻是實實在在地發生了,并以悲劇結尾。
這個女生在生產前,天天晚上纏著媽媽要視頻聊天,還問媽媽“胖了沒有”,或許,她想告訴母親真相并得到家人的守護,而最終卻沒有說出口,可見她經受了多少心理上的折磨。
十年寒窗,終于考上了大學,正是青春飛揚、享受生命的時節,而這個女孩卻為過早出生的兒子而尷尬、掩飾,在面對已經超過自己解決能力范圍的困境時,沒有向父母傾訴,也沒有向老師求助,而是選擇默默承受。這不能不說是親情的尷尬、教育的尷尬。
女兒在成年后遠離家長,父母很少關注孩子的心理,更很少主動指導、引導孩子樹立正確的“性”觀念,這導致了孩子缺少自我保護意識,對性行為可能帶來的后果認識不足。而年輕人對“性”的朦朧和好奇,又讓他們容易輕易嘗試。一旦出現問題,孩子會覺得難以啟齒,而不敢求助。所以,才有了一起起學生產子的悲劇。因此,有效的溝通,彼此間的信任,“性”教育的跟進,是現代家庭急需解決的問題。
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在這起事件中,校方也沒有發現女生的異常,這也是一種尷尬。如果學校的相關教育和關懷做到了位,即使學生無法及時從家長那里得到理解,她也許會主動向學校尋求幫助,便不會出現宿舍產子的一幕。家庭教育和校園教育的缺失,使得女大學生最終傷害了自己,也害了家人。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