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位創業者離我們而去 前騰訊員工過世創業真心很苦

2018-08-09 14:34 來源:互聯網

  雷帝網 雷建平 8月8日報道

  一位網友今日爆料:晚上接到電話,阿甘走了,他從騰訊離職創業,做了3家公司,我投了他兩次,今年初他說第三家公司終于要成功。

  “等成功了送我股份,感謝我在他人生低谷的時候幫過他。哪知,進退早上他從22樓,選擇離開世界,安息吧,我們會幫助你照顧好你的家人。”

  據知情人士對雷帝網透露,這位過世的創業者是法蘭互動創始人甘來,在騰訊時就非常低調,沒有多少人知道。

  此次過世之前,甘來已經不再做法蘭互動,而是在做深圳享樂源,支付寶游戲中心的重度游戲都是這家公司開發。

  甘來過世前一周還分享了一篇文章,“創業者的苦逼”幾個字顯示特別的突出。

  根據介紹,法蘭互動是家專注于IOS、Android雙平臺移動游戲研發及海外發行的創業公司,核心成員均為騰訊、金山、動視暴雪等游戲公司骨干員工。

  法蘭互動共獲得4次融資,2014年10月,獲天使輪融資;2015年8月獲A輪融資;2017年5月,獲得了Tap4Fun的B輪融資;半年后,又獲得了C輪融資,融資金額均未披露。

  法蘭互動的法定代表人原為甘來,后更換為譚明禮。

  目前譚明禮持有73.66%的股權,深圳藝興投資合伙企業戰友公司19.5%的股權,成都尼畢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占有6.84%的股權。

  當前,法蘭互動被指已經破產。

  游戲行業正陷入一場版號困境

  在騰訊單個季度游戲收入突破200億的今天,游戲行業正陷入一場版號困境。

  盛大游戲副總裁譚雁峰就對雷帝網表示,游戲行業集中度和行業門檻進一步拉高,而很多34線廠商沒有跟上節奏,或者沒有準備好。

  “再加上政策監管層面今年幾乎都是利空的消息,版號停了很久。所以即便整體增速還很可觀,但是大家還是對未來比較悲觀。”

  譚雁峰此前透露,今年上半年創下行業增長的新低,從2017年開始,行業產能在明顯下降,新品推出速度一再放緩。去年一周可能有100款新游戲測試,今年直接腰斬到只有50款。

  游戲行業還存在流量荒。現在行業流量集中度變得越來越高,頭部超級APP占據行業絕大部分流量。另外即使有新的流量平臺,大家都能迅速切入。

  所以買量的競爭已從以前的渠道競爭變成了現在的價格競爭,天花板很快顯現,今年買量公司的整體買量體量也在急劇下降。

  第三個是用戶荒。用戶荒主要是兩個因素造成的,一方面,行業本身的人口紅利消耗完畢后,市場的存量用戶都留存在少數的頭部產品里,而且這些頭部產品的生命周期也在不斷延長,所以新產品很難去獲取存量用戶;

  另一方面,市場增量用戶的規模也在縮小,而且這些新轉化的游戲用戶,很多都被沉淀在短視頻等娛樂產品里面,導致新游戲獲取用戶的難度進一步加大。

  譚雁峰認為,后續行業競爭的焦點,將從流量轉向運營。

  創業者需要被善待

  無獨有偶,谷安天下&安全牛創始人李化也猝然離世。

  根據介紹,李華在2007年成立谷安天下,這是一家專注于信息安全與IT風險管理領域的服務機構。業務和產品包括軟件產品、培訓教育、安全易視、IT審計、谷安在線、安幫網等。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安全牛在安全圈里播報的數據一行很準確,是用第三方的角度在詮釋整個行業,十年如一日。堅持很難。太遺憾了。

  今年以來,整個國內大環境不好,年初以來已有多位創業者過世。有不少人士指出,大家應該善待創業者,他們太不容易了。

  幾個月前就有一個盛大出來的創業者——楊玉龍自殺,空留下父母空悲切。

  楊玉龍的父母指出,兒子在南京公司受到大股東排擠,欠幾年分紅錢不給,因過于氣憤于4.19日在北京輕生,從此一家人踏上了艱辛的維權路。

  “從今天開始,討了一個月,反復被忽悠,早在一個月前合伙人躲著不見面,現再次來到南京發現公司偷偷還般走了。

  楊玉龍是家中獨子,他父母說,迫不得已跑到對方家里,發現人還是不出現,還遭到對方父母謾罵甚至還要打人。

  “你要我們怎么辦?老家農村出來到南京一個陌生的地方,普通話都說不好,受盡他們的欺辱。”

  楊玉龍的父母說,兒啊,雖然你這么走了!但絕不能就這樣的白白的走,不管討債的路有多難,家里一定給你討回公道!

  “一個月已經過去,公司逃跑搬空,人躲著不見,難以想象你生前都是跟著什么樣的一群冷血的人共事,萬萬沒想到對方父母跟她們一樣吃人不吐骨頭,這就是它們的嘴臉,我們誓死為你討回公道!”

  楊玉龍過世前曾在朋友圈說,馬克·吐溫說過,不要放棄你的幻想。當幻想沒有了以后,你還可以生存,但是你雖生猶死。

  寫得很好,真的很不容易,經歷太多,代價太大,尤尤其其是龍御風同學。

  “我現在也不知道當時懵懂的我哪里來的一腔勇氣鼓動你來北京嘗試你的夢想。你驚人的毅力和堅持讓我時時愧疚。”

  “感恩龍御風同學一直以來強大的堅守,不管結果如何,我們都知道年輕的時候我們曾激烈地活過。”

  楊玉龍說,也希望自己朋友圈的盛大系游戲大佬,讓睡神飛工作室有機會繼續堅守下去。

  楊玉龍過世之前非常焦慮,作為一家創業公司合伙人,從盛大出來創業很長時間,工作壓力非常大,忙業務,還被合伙人拖欠工資,最終失望而選擇輕生。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很多創業者是從大公司出來,之前有大公司的光環和平臺,做很多事情要容易,但真正走上創業道路后,才知道這條路的艱幸。

  “很多創業者只是人前風光,實際上,內心非常焦慮、壓力非常大。很多事情出來了,又沒地方去訴說,一旦排解不善,可能一條年輕生命就去了。”

  上述人士稱,創業很難,創業者真的需要被理解,被善待。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