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十大辛酸創業者:江湖沒有他們的傳說

2019-12-27 09:07 來源:互聯網

2019年即將結束,每一年,都有新的互聯網浪潮出現,在風口行業、資本、輿論一次次的席卷中,一批批創業者出現又消失,有的銷聲匿跡,有的依舊在生死邊緣掙扎,還有的在企業做大做強之后被最親近的人掃地出門……

李斌:巨額虧損、事故、裁員、退市

李斌,堪稱互聯網造車行業的明星人物。2014年蔚來創立之時,劉強東、李想、騰訊、高瓴、順為等巨頭、大佬、資本就加入其中,蔚來此后很長一段時間都籠罩在光環之下,尤其是多位大佬頻繁試車之后。

“走高端,定高價”一直都是蔚來的經營策略,但高端定位的背后是瘋狂燒錢的現實。有報道稱,蔚來在四年間燒了50億美金,相當于每年虧損百億人民幣。而這個數額,特斯拉用了15年的時間。這種燒錢速度即便是把國內所有的大佬都綁上也不見得能再抗幾年,而車輛問題的曝光提前引爆了這顆炸彈。

電池自燃事件之后,江淮代工的問題再次被提及,在上述那種資金情況下李斌依舊計劃著自建工廠。不過,這個計劃因為特斯拉搶先一步無疾而終。雖然電池自燃問題被解決,雖然蔚來銷量過萬,雖然在巨虧的情況下依然成功上市,但問題不解決終究會為企業帶來災難。

危機之下,蔚來頂不住資金壓力開始瘦身,裁員的開始也預示著蔚來風雨飄搖的后半程。停掉車隊、裁員過萬,高管離職,一些列減負措施直接讓曾經擁護蔚來的投資者選擇跳船,股價一跌再跌,逼近退市紅線。

不過,好的一面是,今年7月以來,蔚來的交付量開始恢復。官方公布的11月交付量顯示,當月蔚來完成2528輛電動車,其中包括2067輛ES6和461輛ES8。截至11月,蔚來交付SE8和ES6合計共17395輛,其中ES6占比達51.14%。但是,根據摩根大通的預測,如果蔚來依然沒有新的融資進入,將在2019至2021年凈資產為負。

資金,是蔚來目前面臨的最大的問題,但對這一問題的答案,李斌的回答只有:最近不方便說。

李斌不方便說,那輿論只能自己猜了。其結果就是,一次將發薪日次從月底調整到次月8號的小小的變動,都能被當做蔚來破產的征兆。好在蔚來辟謠比較快,說是因為員工規模大,薪資結構復雜才會做相應的調整。

但不知道前段時間還在瘋狂裁員的蔚來,為什么員工規模反而變大了呢?

羅永浩:網紅、招商、還債、站臺

即便錘子手機做失敗了,羅永浩還是那個網紅羅永浩。他以此前一貫的裝束亮相了剛剛過去的“老人與海”發布會,醞釀了半月的發布會結果是一堂生物課。

“老羅狀態非常好”,這是資深羅粉給當時羅永浩的評價。

羅永浩好不好,一句話就能回答:如人飲水,冷暖自知。而外界能看到的,大概就是羅永浩這一年里所遇到的各種溝溝坎坎。

這兩年,羅永浩和錘子一直活在“被破產”的聲音中,可每一次都能如期登上發布會的舞臺,然后調侃一下那些對他和公司出言不遜的人,稱其為“傻X”。甚至,錘子搬到成都拿到10億投資的時候一度讓人覺得,錘子要鳳凰涅槃了。

可羅永浩的錘子終究沒有熬過2109年,4月份,SmartisanOS系統的官方認證信息已更改為今日頭條的子公司。而在此之前,羅永浩已經將錘子科技和自己質押、出售的七七八八。核心業務出售之后,曾經的錘子一去不復返。

巧婦難為無米之炊,不到萬不得已羅永浩估計無論如何也不會出售核心業務,畢竟還沒有超越蘋果。

隨后,老羅轉戰電子煙,成立自己的電子煙品牌,并且簽約陳冠希為代言人。奈何不久就遇到了沒有任何回旋余地的線上銷售禁令。為了償還剩余過億的債務,羅永浩選擇了為新材料做推銷員。

“你信就有,不信……也有”,是羅永浩對“鯊紋”的調侃,也是準確定義。一個做手機、賣電子煙、推銷行李箱的網紅,竟然會為這種和普通消費者距離很遠的產品展臺,缺錢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哪怕他曾經那么有原則。

身負過億債務的羅永浩為新材料站臺、做宣發,目的之一是還錢,這與做錘子手機的出發點有很大的不同。雖然也頂著“讓世界更美好”的名頭,但“老人與海”顯然就是在招商,這是老羅自己說的。

支持老羅的羅粉表示,老羅終于從手機行業解脫,可以依靠自己的供應鏈資源和自身的IP效應為新材料助推。可是,如果老羅的供應鏈資源真的這么好使,那錘子還會失敗嗎?

如今的老羅,恐怕再也不會以匠人自居。

王思聰:國民老公隱退江湖

前兩年誰才是頂級網紅?不是天佑,不是馮提莫,不是大司馬,而是萬達少東家王思聰。留學歸來,在娛樂圈左右開弓,在電競圈四處撒錢,在創業圈到處立flag(吃翔)。王思聰和其他闊少不太一樣,拿著王健林給的5億還真干起了創業。

靠香蕉計劃打入網綜娛樂圈,靠iG打入電競圈,靠ACE聯盟整合電競生態,靠熊貓直播入局直播風口。瀟瀟灑灑,快意恩仇的王思聰,那幾年可謂風光無限。

奈何,網綜屢屢觸碰紅線,ACE聯盟被騰訊以一己之力擊得粉碎,熊貓直播也在今年黯然落幕。只有iG這支戰隊在18年為其帶來了LPL首個S級賽事冠軍,“iG牛逼”傳遍大江南北的時候,也是王思聰布局逐個崩盤的時刻。

熊貓倒閉之后,王思聰似乎只剩下了iG戰隊還在明面上活躍,而他也和老羅一樣上了被執行人名單。而整個2019年王思聰都很少出現在公眾視線內,無論是線上還是線下。

12月26日,普思資本發布公告《熊貓互娛投資糾紛處理結果》。公告顯示,經過近兩月,幾十輪商談,普思投資與數十位投資人全部達成協議,所有投資人都得到了賠償,熊貓互娛近20億元巨額投資損失全部由普思投資及實控人自己承擔。

如今,王思聰已進入還錢階段,第一批5000萬的款項已經履約。

王思聰像個江湖人,得意時張揚,失意時遁去。但無論最終是贏是敗,他都為曾經入局的行業帶來了一些改變,一些積極的影響。

李國慶、俞渝夫婦:情意三千,不敵利字當頭

互聯網大佬有真正的愛情嗎?另一半是明星企業掌門人極力隱藏的信息,真正和大佬們肩并肩出現在公眾面前的只有李彥宏、馬東敏,劉強東、章澤天,李國慶、俞渝等為數不多的夫妻。這些大佬的另一半也多是以一種企業家、擁有超強手腕管理者的形象出現。

但某些夫妻顯然沒有看上去那么合拍……

李國慶和俞渝有二十多年的夫妻感情,不僅共同養育了一個孩子,還把聯手建立的當當做大做強。按道理來說,他們夫妻倆完全可以成為令人羨慕的商場伉儷,沒想到最后卻變成了弄堂對罵的市井小民。

李國慶摔杯一怒為紅顏,但始終沒有說過或曝光過有關俞渝的隱私細節,只是隱晦的提及過婚外情一事。倒是俞渝,把一些七零八碎的事情能說的都說出來了。一位行業老前輩曾說,為什么大家喜歡吃俞渝的瓜?因為細節多啊,李國慶只是在叫屈,沒有實質性的料。

的確,圈外的人看熱鬧,甚至可以對這出悲喜劇點評一二,只有當事人明白他們走到今天這樣是經歷了怎樣的身心交鋒。

利字當頭,寸草不生。

此二人無論誰有錯在先,也無論誰錯誤更多,這場鬧劇的結局都是雙輸。

馮鑫:起高樓,宴賓客

馮鑫,出身金山軟件,在雷軍手下打過工。他在暴風上市后曾說,如果當年雷軍把殺毒軟件給他做,他就不會出來創業,更不會有暴風。

彼時,馮鑫名下的暴風是創業板的妖股,是被VR概念催熟的資本怪物。可惜的是,馮鑫不是獵人,也不會居合斬。

產品經理出身的馮鑫,如果不是因為趕上了風口,恐怕不會成為那種體量的公司,僅僅放棄視頻版權爭奪就足以讓暴風早早倒下。

上天眷顧馮鑫,但也不會一直眷顧。

妖股的運氣用完之后,暴風急轉直下,馮鑫找融資、做電視、開發投影儀/VR眼鏡希望可以遏制頹勢,奈何馮鑫從管理到融資能力都沒有達到所需的要求,一場蛇吞象的并購案最終還給暴風招致了難以彌補的損失。

早期,馮鑫很欣賞老鄉賈躍亭的生態策略,樂視崩壞之后,馮鑫聲稱暴風不會成為第二個樂視,可最后,兩者還是殊途同歸。唯一不同的是,馮鑫沒有賈躍亭的嗅覺和“逃跑”能力,所以,賈老板跑到了國外繼續造車,馮鑫卻進去了。

這是差距,一時半會彌補不了。

張正平:燒錢燒不出第二個拼多多

拼多多出現之前,中國的電商市場被認為是淘寶、京東二分天下,其他平臺只能在垂直細分領域尋找看起來還可以的機會,但大多也是逃不過來自騰訊等巨頭的金錢誘惑。

拼多多的出現顛覆了電商格局,這也是這幾年中國互聯網最值得研究的案例之一。不只我等看客在研究,競爭對手也在做同樣的事情。后者的目的也很簡單:復制另一個拼多多。

張正平做淘集集的時候大概也是奔著這個目的去的,同樣的社交裂變、同樣的拼購、同樣的套路,不一樣的地方在于,張正平燒錢的方式更為激進。

可如今,電商市場已經被發掘的差不多了,燒錢是燒不出用戶留存的,瘋狂補貼既變不成京東,也變不成拼多多,只會變成一堆爛攤子。

線下地推找的第三方,張正平只關心數據好看不關心數據真假也就算了,偏偏還為了融資、粉飾數據而動用商家的貨款。融資失敗、商家擠兌,淘集集成為“第二個拼多多”的美夢,吹起來快,破得也尤為慘烈。

后面的故事千篇一律:淘集集公告破產,商家上門要債,公司人去樓空……之后,恐怕就是漫長的追債與還債的過程。

詹克團:我要罷免所有董事

區塊鏈沒有熬過2018年,就隨著BTC的大跌熱度一降再降。在區塊鏈熱度最高的那幾個月,國內三大礦機廠商億邦國際、嘉楠耘智、比特大陸都曾謀劃上市,但過程坎坷。最終,還是低調的嘉楠耘智趕在2019年年尾成功上市,成為區塊鏈第一股。

與此同時,比特大陸卻陷入了兩大創始人的內斗。

詹克團應該不會想到,吳忌寒竟然在自己出差的時候下手,解除一切職務、開除董事會,手段粗暴,簡單直接。看看李國慶、俞渝夫婦,再看看他們,后者的內斗真沒意思,一點曲折的情節都沒有。

本來打算退居二線的吳忌寒強勢回歸,直接原因是問責詹克團在管理上的混亂(學習華為管理模式),但實際兩者的矛盾遠不止于此,上市失敗以及兩人在公司未來規劃上的嚴重分歧都是內斗的誘因。

這次內斗是兩人的第二次交鋒,之前的交鋒終結了“雙CEO模式”,并且讓詹克團保住了董事長職位。但估計是詹克團的Ai芯片路線沒有給投資人帶來太多的信心。時隔七個月,第二次交鋒的時候,形勢一邊倒,詹克團成了孤家寡人。為了挽回敗局,詹克團曾經大鬧董事會,揚言要解雇所有董事,可沒人支持他。

詹克團是搞技術出身的,這種事,他不擅長,唯一能做也只有“拿起法律武器”吧。

吳曉波:可以把自己寫進書里

寫過《大敗局》《騰訊傳》的吳曉波沒想到自己也會成為“敗局”中的一個案例。

吳曉波算是自媒體行業中頂頂專業搞寫作的人,有質量、有粉絲,著書立傳玩轉自媒體都有一套。大部分做自媒體的人都有一個變大變強的夢,實現之后,也就不再安于平平淡淡掙點廣告費或者帶帶貨。但大多數期望的,可能也就是像同道那樣被收購,或者向papi醬那樣來點投資。

吳老師是給騰訊寫過書的人,夢想也比其他同行大一點。

自媒體上市其實也不是什么新鮮事,但A股歷來對自媒體就沒有太多的好感,有那么多前車之鑒,吳老師還是義無反顧,最后落得個雞飛蛋打。不過,上市失敗倒是給了羅永浩反諷的機會。

但勝敗乃兵家常事,吳老師懂這個道理,所以安之若素……并且上市之心不死,他號稱要在明年獨立IPO或者重組,而且不想上科創板。

為了上市,吳老師把公眾號的名字都改成了“890新商學”,去標簽,打品牌,再來一次。而且,即便再次失敗,吳老師估計也不會有太多挫敗感。

1999年,馬云用50萬創辦了阿里巴巴,而吳曉波用50萬在千島湖買了一座島,“萬一不行,就去當農民。”

張斗:十年聲譽,毀于“老賴”

在“粉絲經濟”這一概念還未被廣泛認可的2009年,張斗就創立了以日韓明星為基礎的MV平臺。十年間,他頂著阿里126號員工的頭銜,拿著阿里的投資,做得有聲有色。如果不是線下討薪、線上追欠款,估計沒有多少人會想到,這家曾經幾乎快成為小巨頭的音樂公司會到接近毀滅的地步。

音悅臺是張斗的第三次創業,前兩次均已失敗告終。作為第一家引入日韓音樂作品的平臺,音悅臺給了國內日韓粉絲一個出口,甚至在剛開始的那幾年是唯一的出口,爆發是順理成章的事。

但市場總是在變,版權管制動了音悅臺的根基,限韓令再次限制音悅臺的內容,與此同時,各種音樂綜合平臺出現并迅速生長,音悅臺的生長空間被擠壓的所剩無幾。最關鍵的是,在這些問題出現之前,張斗的規劃就遠不止日韓MV這么簡單,他期望的是音悅臺可以成為“粉絲經濟”平臺,其思路就像阿里音樂推出的阿里星球。

激進的張斗在那段時間瘋狂融資,瘋狂拓展產品線,同時還要花重金保住核心MV的版權,其結果就是到處都是財務窟窿。據一些員工的爆料,被欠薪半年、一年的員工大有人在。

本來,音悅臺通過音悅V榜是有自救的可能,這個音樂榜單多維度、客觀性已經在業內建立了標桿,可信度很高。只可惜,一次EXO和ATF的投票黑幕讓這個榜單萬劫不復。

如今的張斗,似乎要復制此前音悅V榜的成功,與優酷合作推出了打歌節目。但市場已今非昔比,強悍對手比比皆是,其中還有來自騰訊的,想要突圍何其難。

張斗似乎已經瀕臨絕境,欠合作伙伴,欠員工,在勝算不高的領域尋求自救,成功與否決定著他是不是會變成“老賴”。

李陽:生鮮電商的步子邁的太大

16年應該是生鮮電商最火的時候,但最終也只有每日優鮮等幾家頭部企業存活,冷鏈被看做是當時行業最大的難點,因為其中涉及到巨大的成本,導致客單價過高。之后,不少生鮮創業項目嘗試社區形式,縮短運送距離就會減輕依賴。

呆蘿卜的到店和自提模式實際是在線下店和線上平臺之間做了一個平衡,但想要成功還是需要有足夠的自提點,以覆蓋最夠大的范圍。毫無疑問,資金鏈需要足夠的健壯。

呆蘿卜此前確實拿到過6個億,打開率也曾超過盒馬,但5個月的時間公司就沒錢了,最后倒在了盈利的前夕。隨之而來的就是欠款、欠薪以及安置員工。

合伙人劉峰曾在朋友圈說妥善安置了員工,而且是其他企業在門口辦公,辦完離職就辦入職,但員工卻給出了完全相反的說法。

呆蘿卜失敗,總會有人給出很多原因,譬如燒錢太快、一年開900家店、員工數最高超過一萬。曾有報道稱,獲得首輪融資之后,高層給出了從100家店擴張到10000家店的計劃。

步子邁太大。

如今,呆蘿卜還沒有徹底崩盤,合肥重啟,債權人也給了足夠的信任,希望平臺可以從頭再來。

延伸 · 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