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入幾十萬的90后網絡女主播,是怎么賺錢的?

2016-03-18 21:00 來源:互聯網

網紅女主播

一個洋娃娃裝飾的房間,一個攝像頭,一個麥克風,這幾乎是每一個直播平臺上的女主播所有“家當”。然而,就在這樣的一個狹小空間中的工作,卻頻傳“財富神話”,女主播月入百萬的新聞攪動了無數少女的心。

做主播真的能暴富嗎?

高收入也要努力克服危機感

今年24歲的鱈熊是廣州在校高校研究生,她的另一身份是月收入三、四十萬元的女主播。與名字風格完全不一樣,鱈熊真人身材纖瘦,有著一張“巴掌臉”,笑容、聲音甜美。

2010年,由于機緣巧合,鱈熊被直播平臺相中邀約做主持,順勢自己當起了主播,一入行就是5年。目前,她在YY直播平臺上表演脫口秀,擁有超過240萬粉絲。

直播的內容主要是愛情、友情、親情等與粉絲生活密切相關的情感類話題。平臺給予主播的發揮空間比較廣闊,但也制定了十分嚴厲的約束條件,一旦涉及違法違規內容,可能將永久失去做主播的資格,很少人鋌而走險。

直播需要實時互動,但并不全是即興發揮,要提前做好功課。每次直播之前,鱈熊都要花上一兩個小時來篩選話題,讓自己心里有個底。現在她每天下午兩點半直播。

由于鱈熊研究生修讀的是心理學,因此她在與粉絲實時互動交流中,也頗得心應手。通常來說,男主播做脫口秀比女主播更加放得開,但是作為平臺上為數不多的的脫口秀女主播,她的競爭優勢也十分明顯。

不過,這并不能說明她沒有危機感。在她看來,吸引粉絲不難,維持與粉絲的聯系才是最大的挑戰。鱈熊告訴記者,她會在國外的網站尋找脫口秀節目來琢磨,觀察別人的肢體語言,動作等等,也會看相關的書,從而來提高節目質量。

在直播中,她往往需要一人分飾多角,還要使用道具進行輔助,增加節目氣氛。“長相不過是張入場券,要做得好還是要依靠才華。”

直播平臺上,粉絲購買送虛擬禮物送給主播,主播能獲得一部分分成。在鱈熊直播間里消費虛擬禮物一年累計最高的粉絲會消費高達3、400萬元。(這些收入平 臺和公會、藝人會三方分成)不過,在回饋粉絲上,她也很大方,她告訴記者,她會自己掏錢組織忠實粉絲開見面會,包吃包住包機票。

“別看人前風光,做主播有多苦,只有自己知道。”鱈熊告訴記者,外界看來,女主播只要坐在屏幕面前撒嬌,與粉絲聊聊天,就能賺大錢。主播不像藝人那樣有助理打點行程,通常自己將所有東西一手包辦,無論是話題策劃,自我包裝,還是布景和行程安排。

鱈熊把朋友圈簽名設成了:找人戀愛很容易,難的是一輩子。事實上,她向記者吐槽,連男朋友都不容易找。“我在做主播,也有在主持,更重要的是我還有學業,還哪有時間談戀愛?”鱈熊發出了無奈的感嘆。不過,她對感情看得也挺開的,“還年輕,而且感情也要看感覺和緣分。”

翻看她的朋友圈,上面鋪滿了女主播之外的一個年輕女孩的汗水:對自己的形體有著近乎嚴苛的要求,偶爾發出自我勉勵的語句或者段子,出席活動與嘉賓友人留影紀念,在日期旁邊的定位常常不一,前天在三亞,昨天在北京。

鱈熊還沒畢業,但是已經有詳細的規劃,每個月,她會把70%的收入交給媽媽,20%留作日常開支以及工作投入(比如置辦道具等等),“還有10%自己留著當私房錢。”鱈熊竊笑著說。

她最近還開了一家微店,上面主要銷售一些零食禮包、抱枕和個人周邊,比如印了自己頭像的馬克杯、杯墊以及寫真,標價親民,基本不過百。從銷量情況來看,有著她個人印記的設計品更受歡迎。

別只看神話

金小希是那種你碰見可能會多看兩眼的女生,身為90后的她個子高挑,外貌出眾,很容易成為人群中的焦點。這也是她被經紀公司挑中的原因。

大三在網上找兼職的時候,被星探發現,她才做起了網絡直播。當時簽約某經紀公司,需要在固定的時間段到公司去錄節目,不自由而且不怎么靠譜,等熟悉了整個流程就把兼職給辭了。

隨后金小希把網絡主播這個新興行業告知家人,并順利申請到一筆經費,整套設備并沒有人們想象中的那么貴,“攝像頭大概需要500,其他的設備加起來只有1000多,第一個月就能把這些成本掙回來。”

大四由于功課比較少,她就整天泡在直播平臺上,從早上10點到下午5點,對著攝像頭唱歌、講相聲、笑話,有時連吃飯過程都直播給觀眾。盡管有些月份能拿到8000多元,但并不是每個月觀眾都有如此“好心情”,收入很不穩定,大四下半學期和其他同學一樣在找工作。

“我現在一天最多花兩個小時,上個月拿3600。”已經在公司實習的金小希告訴記者,她現在還是把網絡主播當成兼職,畢竟這對自己的本職工作影響也不大,收入還可以。她的直播間現在聚集了3000多粉絲,在整個平臺上算是中等偏下。

盡管粉絲量不大,但還是要搞好與他們的關系。除了在直播中刺激觀眾刷禮物外,還建有相應的粉絲群,“業內的潛規則是誰想加你的話,他必須在你的直播間刷錢。比方說,他刷100可以加你的QQ;刷得更多可以加你的微信;刷的多,跟你交流的多,關系自然也就比較好。”

但她也表示大部分主播都很在意隱私,“在直播的時候不會說自己的真名、地址”,盡量避免與他們線下接觸,她的主播朋友就有過被狂熱粉絲圍堵的經歷。

當記者問做主播的條件,她并沒有提及自身的外貌優勢,“其實主播是個人都能當,最重要的一點不是你要有多漂亮、多有才藝,而是能堅持,粉絲都是一天天積累下來的,你可能不是大多數人喜歡的(類型),但是或許有那么幾個人,非得喜歡你。”

對于這份有高收入的可能,又自由的兼職,金小希比較滿意,也向周圍的人講述當網絡主播的種種好處,據她介紹,已有一個師妹和表妹也打算殺入網絡主播這個行當。

越來越多人是主動涌入直播平臺,以YY直播為例,上面的簽約主播已經超過了100萬人。

直播是未來趨勢?

新的直播平臺在不斷冒出,既有大而全的,也有小而美的。用YY娛樂事業部總經理周劍的話來形容,目前,這個領域還處于萌芽狀態,“是百花齊放的階段。”

周劍告訴《21CBR》記者,直播平臺的興起有幾個原因,首先它為想當藝人的群體提供了一種出路,能為他們帶來實打實的收入,也為有意愿展現自己的用戶提 供了表演的舞臺,此外,用戶交流的方式也產生了變化,“視頻、圖片都是被動式的接受,但是直播的話,用戶可以直接與對象互動,甚至還有可能改變節目的走 向。”

在她看來,直播是未來的趨勢,而且潛力廣闊,目前,直播平臺的盈利來源主要包括底部營收、會員服務等增值服務、廣告以及流量收入。YY娛樂的營收占整個集團的營收的一半左右。

有一個奇怪的現象是,有人花盡心思表演無人問津,有人直播吃飯、喝水都能引來一堆圍觀的觀眾,內容的精細度不再重要?周劍看來這只是個別案例,用戶可能是 出于好奇心才去看的,好的內容才能長期留住觀眾,她比較看好戶外直播的未來發展。同時,她強調要把內容做精致、做細分,才能留住用戶。

為吸引用戶,YY正把觸角伸向明星和網紅,借助明星和網紅的知名度,可以引流粉絲到平臺上來,此外,由于移動端崛起,用戶使用方式的轉變,YY也希望發力移動端,成為"超級互聯網電視"。

令人意外的是,其實比女主播更能掙錢的,是男主播。周劍解釋道,“大概男主播與女粉絲更容易產生一種類似江湖情誼的東西吧。”

延伸 · 閱讀